您当前的位置 : 平阳网  ->  频道中心  ->  文化文学 -> 列表

还是小姨这身衣服合适

2020年11月11日 12:50:56 来源:平阳县传媒中心

  李世斌 编纂 王秀华

  我爸特意把中秋午餐安排在我姥姥家附近的饭店。我自从热恋后,已经几个月未见姥姥了。其实我和我爸、我妈平日里也是聚少离多。我爸是企业老板,经常鸟一样在天上飞来飞去(这是他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)。我妈是剧团编导,到外地或乡下表演是常有的事。而我,大学毕业后,被派到乡村挂职扶贫指导员。中秋节这天,一家约好姥姥、小姨到饭店聚餐。小汽车在拥挤的道路上开开停停,半个多小时才到达饭店。下了车,我妈用手机给我小姨打电话,我在一旁听得清晰,小姨说已出门,几分钟就到。

  远远地,我看见小姨推着轮椅走在人行道上,姥姥蜷坐在轮椅里。我妈也看见了,赶紧拉着我快步迎上前,叫了声“妈”。姥姥嘴角动了动,脸上露出笑意。姥姥两年前突发脑溢血后就丧失了说话、行走等能力,全凭小姨贴身照料。

  小姨是个极其不幸的人。十年前独生女得了恶性脑瘤不治离世。姨父因此痛苦不胜,整日以酒度日,一次醉酒后坠河而亡。小姨因此几次想死都没能死成。姥姥很早守寡,把我妈和我小姨拉扯大。姥姥重病后,小姨倒像换了个人似的,把精气神全部贯注到我姥姥身上了。我觉得小姨的身体状态也比过去好了一些。

  我妈和小姨合力把轮椅推进饭店一楼的包间里。小姨看上去有些憔悴,穿一身灰色小方格的像连衣裙又像睡衣的棉质衣服,脚穿一双浅蓝色平底胶鞋。而我妈则穿一身浅色紧身连衣裙,把形体包裹得凹凸有致,脚底的一双高跟鞋让她足足高出小姨半个头。

  我妈握着小姨的手说:“小丽你今天出门穿了件什么衣服啊?跟穿了件睡袍似的,并且颜色也灰不溜秋的。今天这个场合你该换身像样的衣服穿么!”

  小姨说:“姐,这身新衣我今天可是第一次穿呀,好几百块钱呢!本身家里人聚会还什么场合不场合的。我不好跟你比,你是明星,穿衣该讲究些的。”小姨说完竟然“嘿嘿”笑出了声。

  我妈搂了一下小姨,打开酷奇包掏出一只装有几千块钱的信壳塞给小姨。小姨瞄了一眼说:“姐,这个月的钱姐夫不是已经给了吗?不要不要,再说我和妈的退休工资加起来也有小万元了,不愁钱。”

  “姐给你就拿着,去买身衣服,多买些营养品。”我妈把钱硬塞给了小姨。

  这时我爸已把菜点好,办事生把饭菜、饮料陆续端上了桌。

  小姨把轮椅挪到饭桌跟前。我妈抢先夹了一小碗面条喂姥姥,姥姥眯着双眼不张嘴。小姨在一旁跟我妈说“姐,你忘了妈的习惯了吗?吃饭前第一口得先喝一调羹汤。”

  “哎呦,我还真忘了呢!”说着,我妈赶紧舀了一调羹面汤往姥姥嘴边送。

  可是姥姥依旧不肯张口。我妈把求救的目光移向小姨。小姨微笑着拿起桌面上的醋盏往面碗里倒了小半勺米醋。我妈吧嗒下嘴说:“对对对,妈吃面必需得有醋,就像爸生前吃饺子必需得有蒜。小丽,你看姐也老啦,连妈这点铁定习惯都给忘了。”

  我妈重新舀了一调羹面汤送到姥姥嘴边,姥姥终于张开了口。

  “妈心里还明白着呢,只是不能说话了。”小姨说。

  小姨几次争着喂姥姥,我妈就是不肯,并且用自责的口吻说平时因为忙没能服侍妈,今天应该由她来补偿一下。

  姥姥吃完一小碗汤面,精神好了许多,盯着我不竭地“嗯嗯”着。我和我爸、我妈都疑惑不解。小姨笑了,跟我说:“哦,姥姥是问你今天女伴侣怎么没一起来?”姥姥不声响了。我好生奇怪,小姨对姥姥的一举一动怎么这么了解呢?

  我大着声跟姥姥说:“姥姥,我女伴侣她妈妈昨晚洗澡摔了一跤,腰疼,她非要在家陪她妈,所以来不了啦!”

  我爸问:“她爸不是在家吗?”

  我说:“我也是这么问她的,她说她爸在家她也还是安心不下,犟脾气。”

  “可别这么说,”小姨接过我的话头说,“能找到这种犟女孩是你的福气呦!我看这女孩靠谱。”

  我妈说:“你小姨说得对,我也觉得这女孩挺懂事的。”

  姥姥突然咳嗽起来,一旁的小姨伸手给姥姥捶背。我妈则附身到姥姥跟前用纸巾给姥姥擦嘴。姥姥猛一咳把嘴里的残汤溅了我妈一身。姥姥咳出残汤便止住不咳了。我妈赶紧用纸巾擦衣服。我忍不住“嘿嘿”笑道:“妈,这个场合还是小姨这身衣服合适。”我妈昂首瞟了我一眼。

  今天的计划是吃完午餐再到附近公园游玩一会儿。

  杨虎丘公园绿树葱郁,鲜花争艳。我妈推着轮椅,小姨和我还有我爸在公园的林荫道上说说笑笑。我们走到了清澈的湖边,我爸掏出手机要给我们拍照。我妈站在我姥姥身后,手扶轮椅横把说:“先给我和妈拍一下。”

  我爸应声道,“好嘞”,便用手指在手机上连摁了几下。拍好了,我爸让我们几个站在姥姥身后合影,然后又是分分合合连拍了各种画面。我爸觉得拍得差不多了,就在手机上一页页划给我们看,然后又俯身划给姥姥看。姥姥看完,嘴角翘起来不竭地“嗯嗯”。我妈说:“老公唉,我妈可能还没拍够哩,继续拍呀!”

  姥姥侧过头看看我妈,又看看我小姨。小姨含笑不语,挪步到姥姥身后,跟我爸说:“妈的意思是想叫你也给我和妈单独拍一下哩。”

  “好嘞好嘞”,我爸边说边举起手机连摁了几下。

  我妈接过我爸的手机,看了好一会儿说:“拍得真不错,小丽就是比我上镜。”

  小姨也接过手机看了一下,说:“姐,还是你拍得好看,我这身衣服……”

  “小丽,姐今天明白了,还是你这身衣服合适。”我妈说。

  “对,还是小姨这身衣服合适。”我跟着说。

网络编纂:张超霞

还是小姨这身衣服合适